• 视觉设置:
  • 笔下文学 > 五行天 > 第一百章 活见鬼 【第一更】

    第一百章 活见鬼 【第一更】

      真他妈活见鬼了!

      艾辉内心在咆哮,疯狂咆哮,就像有几万头野兽在狂奔呼啸践踏。

      他很少有这么险些失控的时候,但是今天,但是眼下,他只想给这张脸一板砖,砸他个满脸开花!

      他克制住了,硬生生克制住了。

      砸坏了就没地方索赔了,他告诉自己。要是可以杀人他刚才已经动手,不能杀人,只是揍一顿没有任何意义,所以他克制住。

      在蛮荒,倘若你对一个人说,你救了我我欠你一个承诺,你就等着变成一具尸体吧,你明天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你和别人说,我欠你一个承诺,下次没有人会再救你,很可能晚上就被别人摸黑干掉。在蛮荒,最不值钱的就是什么狗屁承诺。

      空口套白狼?

      真是白眼狼啊!

      艾辉已经给端木黄昏定性,不动声色:“一个承诺值五千万么?”

      “当然!”端木黄昏满脸傲然:“我的承诺岂是区区五千万能够比拟的?”

      他确实有说这话的底气,以他端木家未来继承人、岱纲关门弟子的身份,他说自己的承诺超过五千万,一点都不过份。

      艾辉虽然强自克制没有把眼前的家伙干掉,但是耐心早就消耗殆尽:“行,多的我也不要,两个承诺,折算一亿就行。”

      这次换端木黄昏目瞪口呆,还能这么算?难道他不知道自己的承诺,是有多么有用吗?他以后不需要进十三部吗?

      五千万?这家伙是故意羞辱自己吗?自己的承诺,只值五千万?

      再怎么蠢的人,开口也起码换一部传承吧?

      端木黄昏满脸鄙夷,看向艾辉的目光,愈发厌恶。这家伙果然就这么不入流啊,就这么庸俗势利,简直可恶至极。

      莫名的怒火在端木黄昏心中升腾而起,他感觉自己给出一件宝贵无比的东西,结果对方毫不犹豫把它扔给狗,结果还问他这东西这么好狗应该喜欢吃吧。

      端木黄昏的脸色铁青,双目直欲喷火。

      艾辉毫不退缩,冷笑:“别说那些虚头巴脑的废话,一亿,有没有?”

      端木黄昏看到艾辉的目光,顿时火气直冲而上,下意识就像脱口而出“有”,但是下一刻,他反应过来,脸色不由一变。

      从小到大,他其实没缺过钱,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。但是吃穿住和修炼,家族给他投入的非常大,舍得花钱,他需要什么,家里二话不说,立即买来。

      但是现金,却没有多少,家里也绝对不会给出一亿这样的巨额零花钱。

      哪怕他去要,也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    问朋友借?他暗自摇头,他不会有这么多的零花钱,自己的那些朋友也不会有。而且他很了解自己的那些朋友,和自己沉迷修炼,并不追求豪奢的身活不一样。他们可是个个每天花天酒地,只有超支,绝对不会有结余。想靠他们凑出一亿的零花钱,还不如靠自己。

      艾辉看端木黄昏的脸色变幻,心中更是鄙夷:“没有吧,牛皮吹得震天响,结果全都是虚的。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行了,就当我救了条狗。”

      在艾辉的心中,彻底把端木黄昏打上伪君子、虚伪、白眼狼的标签。

      艾辉懒得理他,径直扬长而去。他是个爱恨分明的人,觉得端木黄昏不行,多说一句话他都觉得浪费时间,时间很宝贵的好吗?

      端木黄昏脸色一会青一会红,他死死咬住嘴唇。

      憋屈,无比的憋屈!从小到大,就没这么憋屈过!偏偏他连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,对方要什么宝物、传承,他都可以想想办法,结果对方只要钱,顿时击中他的软肋。

      屈辱啊,难以言喻的屈辱感,让他白皙的皮肤都像燃烧一般,泛起一层红晕。

      他的拳头捏得咯咯作响,目光深沉。

      好吧,是自己太想当然了!这样庸俗的家伙,怎么配得上自己的承诺?

      不就是一亿吗?你等着!

      你这样的废物赚钱当然是难事,但是你很快就会知道,对我这样的天才来说,区区一亿是一件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!

      端木黄昏心中暗暗发誓,他下定决心,最近要多赚钱,赚够一亿!不!一亿还不足以匹配自己的身份!

      两亿!不,五亿!

      自己要带着五亿现金,砸在这家伙脸上!

      他的脑海浮现艾辉趴在一座现金堆积的小山旁,一脸讨好的汪汪汪。

      他的脸上陡然浮现一抹妖异的红晕,他觉得浑身充满了干劲,没错!就是这样的感觉!

      “哈哈哈呵呵……”

      端木黄昏放声狂笑。

      走进道场的艾辉,看到楼兰,顿时心中阴霾一扫而空,那种白眼狼伪君子就让他去见鬼吧。我们有楼兰这样的好沙偶。

      恰在此时,巷子口方向忽然响起震天的狂笑。

      楼兰偏着脑袋听了一会,眼中黄光闪动,过了一会道:“艾辉,这个人笑声很不好,高亢虚浮,中气不足,邪火攻心,可能会昏厥。咦,好像有点耳熟?楼兰在哪里听过?”

      扑通。

      巷子口的端木黄昏身体一僵,带着满脸诡异的潮红,仰面而倒。

      艾辉哼了一声:“管他呢?昏倒更好!省得我动手……”

      话还没说完,已经不见楼兰的踪影。

      人呢?

      艾辉四下张望,然后看到,背着端木黄昏出现在门口的楼兰,不禁一呆。

      “艾辉,是傍晚同学呢?还好楼兰去看了一下。”楼兰开心道。

      艾辉很想说,这样的货色,直接扔门口喂狗。

      但是看到楼兰满满的热忱,到嘴边的话又说不出口,唉,我们家楼兰什么都好,就是太乐于助人。

      艾辉没有想改变楼兰这一点,其实在他的心中,也很喜欢楼兰这一点。在他看来,这是楼兰和其他的沙偶非常不一样的地方,其他的沙偶对于主人的命令不折不扣地执行,但是对和主人无关的事情,无动于衷。

      楼兰很不一样,他对这个世界充满好奇,充满热爱。

      楼兰这样就好,艾辉低垂的眼睑就像黑夜一样深沉。

      可为什么是这个白眼狼?看到昏迷不醒的端木黄昏,艾辉又是嫌弃,又是头疼。

      ;




    ? 2015-2018 www.bxwx3.org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