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觉设置:
  • 笔下文学 > 五行天 >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门双师 【第三更】

    第四百一十二章 一门双师 【第三更】

        陆府的护卫小心翼翼如临大敌。

        “应该不会有人不开眼吧?”

        “闭嘴!小心点总不坏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发现可疑目标。”

        “没有发现可疑目标。”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余叔看了一眼天空倒灌的元力,松一口气。看得出来,最危险的时候已经过去,仓库内小姐的元力波动逐渐稳定下来。

        就在此时,他心中突然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,他陡然惊醒。

        眼角突然闪过一道身影,好快!

        那是……艾辉!

        艾辉心中危险的直觉更加强烈,他能感受到杀机的凛冽和可怕,更重要的是,他锁定了杀机的方位,来自天空!

        他的反应极快,双腿猛地发力,整个人就像一道离弦之箭,冲上半空。

        冲上半空的艾辉瞳孔骤然收缩,一点寒芒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      好快!

        此时此刻,所有的形容词都苍白无比,奇快无比的剑芒倏地出现在艾辉的面前,来不及做出任何思考,艾辉本能地出剑。

        没有任何假动作,没有任何花招,此时艾辉来不及思考用什么剑招,点刺,最简单最基础的点刺!

        强— 烈的危机之下,艾辉一口气刺出了九剑!

        在清风陪练之下的出手速度,在此刻展现得淋漓尽致,无以伦比的出手速度,哪怕时间如此短暂,他依然完成了九道刺击。

        九道刺击,汇集他全身所有的力量,没有任何保留!

        在普通人眼中,只有一道剑光,一道异常璀璨耀眼的剑芒,突然出现在天空。剑芒如此夺目,连天空的太阳都黯然失色。

        第一道剑芒撞上箭矢,三颗果实就轰然爆裂。可是还没有等它们散开,第二道剑芒接踵而至,紧接着是第三道,第四道……

        连续九道剑芒,在极短的时间内击中箭矢。

        于是人们看到奇异的一幕。

        剑光的前方,突然炸开,汹涌的妖异火焰就像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元力罩,半步无法寸进。妖异的火焰,散发着炽烈的热量,就像熔岩一般从空中滴落。

        “熔岩果!”

        余叔脸色大变,失声惊呼。

        他见多识广,一眼就认出来这种赤红像熔岩的火焰,是熔岩果的果实。熔岩果是一种非常危险的材料,它非常容易发生爆炸,而如果事先注入元力,它的爆炸范围更加广泛。

        只需要一颗熔岩果,就能把绣坊炸成一片废墟。

        对方动用了起码三颗熔岩果!

        余叔的脸色铁青,对方竟然动用熔岩果,这是要小姐的命啊。谁这么歹毒,竟然想杀小姐?余叔心中又惊又怒,他从小看着小姐长大,感情自然不一样。而且小姐与世无争,从不与人结怨,竟然有人想对她置于死地!

        艾辉身形摇摇晃晃,就像喝醉了酒一样降落,但是此时没有一个人会笑话他。刚才那一剑,把所有人都震住。

        一剑硬撼有熔岩果的箭矢,这是什么剑术?

        三颗熔岩果爆发的力量极为可怕,艾辉整个右臂都失去知觉,体内气血翻腾,失去再战之力。

        惊魂甫定的余叔连忙迎上去。

        艾辉的左手指着箭矢飞来的方向,飞快道:“那边,大约五里左右,对方受伤。”

        余叔没有时间多问,连忙命令两位护卫前去追击。

        艾辉的右臂还是没有半点知觉,他心中升起后怕,那一箭实在太可怕。更有些不能置信,那么可怕的一箭,居然被自己硬挡下来!

        院子里,班彦如遭重击,哇地吐出一口鲜血,面色苍白如纸:“快逃!”

        为首大汉大惊失色,二话不说,架起班彦就逃。他心中充满恐惧,他想过班彦有可能失败,但是没有想过,班彦竟然会受伤。

        两人消失没一会,天空飞下两人。

        他们看到院子中的血迹,眼前一亮。

        “是这里!”

        “对方受伤了!”

    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都看到彼此眼中的欣喜。如果对方完好无损,他们绝对不敢追击,能够在五六里外狙杀目标的弓手,都是高手中的高手,绝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。但既然对方受伤吐血,那可是天赐良机!

        “追!”

        两人连忙追去。

        绣坊的院子里,艾辉整个右臂都变粗了一圈,看上去就像注水了的萝卜。艾辉眉头紧皱,有毒?他的右臂依然没有半点知觉,右手宫也没有反应,索性左手抓过右手的冷玉小刃。

        “小艾先生,这是敝府的解毒丸,是大公子炼制的。熔岩果的火毒很剧烈,容易留下隐患。”

        余叔连忙送上一管碧绿透明的竹节,竹节只有一节,拇指粗细,里面清晰可见一颗药丸。

        光这卖相,艾辉就知道价值不菲!

        不敢怠慢,把剑插在地上,用还有知觉的左手接过竹节,满心不舍地捏碎竹节。

        这可是碧玉竹,从来都是按节来卖。

        奢侈!浪费!

        药丸的清香钻入艾辉的鼻子里,艾辉不争气的吞了吞口水。把药丸放入口中,药丸也不知道用什么药物炼制,入口即化,没有半点药渣。

        一缕清凉气息,在他的身体内流窜,他忍不住打了个哆嗦,然后惊讶地发现,自己的右臂恢复知觉。肿胀的右臂,迅速地消肿,没一会就恢复如常,右手宫也恢复了。

        好厉害的药效!

        余叔看解毒药奏效,提起的心也放下来。艾辉可是贵客,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他们这些人都要受罚,一个都逃不过。

        轰!

        岌岌可危的仓库终于无法承受元力的冲刷,化作无数碎片,四下飞散。

        明秀的身影映入大家的视野,温柔娴静的明秀,此刻长发飞扬,清秀绝美的脸庞,眼眸明亮如星辰,此刻散发强大的气势,让人生出凛然不可侵犯之感。

        谁都明白,一位新的刺绣大师诞生。以明秀的师承,没有人觉得意外,但是亲眼目睹,也忍不住暗赞一声,真是个神仙人物。

        很快,不少人注意到明秀身边的桌子和假山。

        那是什么?

        不少人露出好奇之色,整个仓库都被狂暴的元力摧毁,还保持完整的除了明秀就只有这个桌子和假山。

    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,想必是什么宝贝吧,要不然明秀怎么还会把它保住?”

        “肯定不是一般的宝物,陆府什么宝物没有,犯得着在这么紧要的时候还保住它么?”

        “估计是刺绣之物,明秀小姐,不对,现在要喊陆师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陆氏兄妹,一门双师,陆府真是了不得。要说府上有大师的,没什么出奇的,但是嫡系子弟中能出两位大师,陆府的风水无双啊!”

        “可不是!而且陆氏兄妹都这么年轻,陆府的鸿运这还长着呢!”

        余叔也注意到小姐身边的桌子和假山,但是很快他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小姐身上,满脸狂喜,心中尽是骄傲。

        陆府第二位大师诞生!

        这个消息会像飓风一样横扫整个翡翠森,轰动天下。

        余叔心中感慨万千,从今往后,小姐在府中的地位将会发生质的变化。小姐的态度,将成为陆氏一族不可忽略的部分。小姐从小性子就恬淡,与世无争,大家都非常喜欢。跟随韩玉芩之后,更是明事理,懂得经营,族里不止一次想让她回来。她的婚事,更是有不少人指手画脚。

        如今再也不会有那些闹心的事情,小姐也能够逍遥自在。

        陆氏兄妹,一门双师,这个消息传出去,肯定会让陆府再次被世人瞩目。但是想想兄妹两的性子,余叔也有些哭笑不得。兄妹俩都是喜欢清静,与世无争的性格,要是有一个热衷点族里事务,哪还会有二公子什么事?

        他摇摇头,这种大事不是他一个下人该想的。

        明秀身边的元力紊流逐渐平静下来,她飞扬的长发,也缓缓飘落,外放的气势也逐渐淡去。

        她睁开眼睛,微笑地看着大家。

        余叔躬身道:“恭喜小姐!”

        其他护卫同时高呼:“恭喜小姐!”

        周围本来围观的众人,此刻齐刷刷地躬身行礼,齐声高呼:“恭喜陆师!”

        明秀躬身回礼:“谢谢大家。”

        “陆师这气度,真是大家风范!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没有半点傲慢,不知道哪个家伙以后有福,能娶到陆师!”

        围观的人群,赞不绝口,各自散去。

        明秀走到艾辉跟前,认认真真道:“多谢师弟!”

        艾辉有些挠头:“师姐这么严肃,好不习惯啊哈哈哈!”

        明秀没有半点笑意,神情郑重认真:“倘若没有师弟,师姐这次突破,不知何年何月!师弟的功劳最大!”

        艾辉心中暗喜,就等着师姐说“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师弟”,他就可以义正言辞地说“那就把功劳折钱财”。

        哪知明秀语气一转,笑道:“但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,你我师姐弟,就不谈谢不谢了。”

        艾辉表情呆滞,张开的手指悬在半空中,一动不动。

        明秀看到艾辉的表情,抿嘴轻笑,笑容就像涟漪泛开,逐渐扩大,笑得停不下来。

        余叔脸上露出笑容,心中却是暗自惊讶,很少看到小姐这么开怀大笑。而且,小姐说的什么“突破师弟功劳最大”,难道莫非这次是艾辉所助?

        看来此子的潜力,只怕比家主想象得还要惊人。

        他的失神被艾辉咬牙切齿的声音打断。

        “亲姐弟,明算账!谢不谢不重要,钱重要!”

        “师弟,当年要不是师姐出手,师父的欠账你哪还得清?怎可如此忘恩负义?”

        “呵呵,那这台织机师弟我带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是师傅的遗物,你怎可带走?对了,师弟你还没有给它取名字。”

        “差点忘了这茬,叫什么好?鱼瀑机?镇神峰织机?哈,就叫针神峰!咱们这织机是织机中的镇神峰!”

        “师弟,在翡翠森你总说镇神峰,很容易被打的……”

        



    ? 2015-2018 www.bxwx3.org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