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觉设置:
  • 笔下文学 > 神藏 > 第九百九十七章 玛雅神庙(下)

    第九百九十七章 玛雅神庙(下)

        “怎么着?进去看看?”

        彭斌一边说话,一边伸手在昏迷的那两人脖颈间捏了一把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两人的脖子就被他给捏断了,这两个人应该都是黑巫师组织的外围成员,从他们口中也得不到更多的消息了。

        “当然要进去了,俗话说马无夜草不肥!”

        方逸话声刚落,彭斌就哈哈一笑,接着说道:“人无横财不富,咱们哥俩在这里干上一票,谁让老龙不来,有好事他也碰不到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大哥,进去之后要是遇到了人,不留活口。”

        方逸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光芒,他并不是嗜杀的人,但那祭坛下的惨像确实刺激到了方逸,能一口气将那么多活人当成祭品,这个黑巫师组织中的人,怕是个个手上都是沾满了鲜血的。

        “还用你说。”彭斌闻言斜瞥了一眼方逸,说道:“你到时候下手别心软就行。”

        人是感性的生物,遇到高兴的时候会笑,遇到悲伤的时候会哭,在遇到令人心情压抑的时候,则是需要一个发泄的渠道,而此时的这个黑巫师组织,显然就成了方逸和彭斌用来发泄情绪的对象了。

        此时天色已然是蒙蒙亮了,初升的阳光透过密密麻麻的林叶,洒落在方逸和彭斌的头上,不过这会的两人浑身上下都像是个泥人一般,就算是走出去怕是也会被人当成个树干,倒是不虞被不远处的黑巫师组织中人发现。

        借着密林的遮掩,两人快速向那巨大的神庙靠近着,这次是彭斌在前方逸在后,转过一个拐角之后,两人来到了神庙的大门处。

        站在这神庙之下,能让人感觉到自身的渺小,而站在这什么的入口处时,则是让方逸感觉到了震惊,这个入口高达七八米,是用一整块巨石雕出来的一个怪兽,而怪兽的大口,就是什么的大门了。

        或许是年久失修的原因,神庙的大门早就消失不见了,站在外面就能看到里面黝黑深邃的空间,方逸和彭斌都释放出了神识,他们能感觉得到,这入口的地方并没有人在守卫。

        “是自大惯了吗?竟然这么松懈?”

        彭斌摇了摇头,身形一闪就闯了进去,不过就在彭斌的右脚将要踩下的时候,他脸上忽然一惊,猛地一提气,那原本下落的身体陡然又往前飘过了两米的距离。

        “他娘的,有陷阱。”

        彭斌头也没回的用神念给方逸传了一句话,在地面站定之后,彭斌回头看去,就在他刚才要落脚的地方,有一根细细的丝线,不注意还真的看不到。

        “小把戏而已。”

        方逸紧跟着彭斌进了神庙的大门,从这门口的陷阱能看得出来,这个黑巫师组织并不擅长调教豢养生物,如果换成是龙旺达设置的这个陷阱机关,就算是以彭斌和方逸的修为,也休想悄无声息的闯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这么臭?”

        进到神庙里面之后,彭斌的鼻端顿时闻到了一股臭味,不过和之前的尸臭味道不一样,这股子臭味却有点像是臭袜子的气味,就好像有一千只没有洗过的臭袜子摆在一起散发出来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“娘的,这里的人都不洗澡的吗?”彭斌嘴里嘟囔了一声,身体却是没有丝毫的停留,往神庙的纵深处掠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彭斌曾经去过洪都拉斯的神庙,对神庙的结构非常了解,知道神庙通常都分为数层,越是住在上面的,身份地位就会越高,而且洪都拉斯神庙的最高层是不对外开放的,在彭斌想来,秘密应该就是藏在那个地方。

        神庙的地基是呈正方形的,每一边差不多都有近百米长短,算起来整个神庙的一层十分的宏大,占地足有一千多平方米,不过此刻的神庙一层内,被用木板隔成了很多的小房间,里面住着黑巫师组织的底层成员。

        这会儿正值清晨,天才刚蒙蒙亮,早起的人并不是很多,隔着木板甚至都能听见一些人的呼噜声,所以彭斌和方逸虽然是做好了要出手的准备,但却一个人都没碰上,径直就来到了通往二层的楼梯处。

        “有两个人,我来解决!”悄无声息的来到楼梯下面,彭斌向方逸神识传音道,其实都用不到他们使用精神力去感应,因为两个人的对话很清楚的就能传到他们的耳朵里。

        “听听他们在说什么。”方逸轻轻摇了摇头,他俩对于这神庙所知的太少,能从这些人口中得到一些信息,可以减少他们很多的麻烦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彭斌点了点头,当下竖起耳朵听了起来,他知道方逸听不懂拉丁语系,而这亚马逊丛林的拉丁语系,有带有一点葡萄牙语和印第安语,就连彭斌听起来也是有些费力。

        “该死!”听了也就是那么三四分钟的时间,彭斌的脸上忽然现出一丝怒意,回头看了一眼方逸,身形突然就窜上了楼梯。

        两个正聊着热火朝天的低级进化者,忽然看到面前出现了一个浑身黝黑像是头黑熊的大家伙,顿时都惊呆住了,其中一个反应稍快的人刚准备开口喊叫,就感觉喉咙被一只大手给捏住了,任凭他如何张嘴,都发不出任何的声音。

        使劲的用眼睛盯着面前的大块头,其中一人的眼神突然间变得很诡异,彭斌和他的眼睛对视了一下之后,心头忽然升起了一股倦意,眼皮子感觉有些发困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找死!”

        彭斌只是深吸了一口气,就将心头的睡意给驱除了出去,他知道这是面前这个进化者的能力,两只手分别捏住了两人的喉咙,彭斌手指一发力,两个人的脑袋顿时软哒哒的垂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任凭这黑巫师组织的进化者手段再诡异,死人也是无法施展出来的,彭斌往左右看了一下,发现右边有一张大桌子,当下提着两人的尸体走了过去,将他们给塞到了桌子底下。

        “这两个人擅长精神控制。”彭斌用神识传给了方逸,刚才那人的手段让彭斌也是恍惚了一下,只不过两人的修为太低,对彭斌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。

        “大哥,他们刚才说了什么?”紧随其后的方逸比较感兴趣两人的对话,也不知道这两个倒霉蛋说了什么,让彭斌就突然的下了杀手。

        “在说那祭坛的事情,这些人渣全都该死。”彭斌这次没有用神识传递消息,而是开口低声骂了一句,唯有如此他才能宣泄心中的愤怒。

        虽然刚才两人对话的时间不是很长,但却是连彭斌听得都有些作呕,这些黑巫师,手段实在是太狠辣了,简直就是灭绝人性。

        原来,在被从世界各地拐骗或者是强抢过来的那些人,一开始并非是被投入到祭坛之下的,而是会被带到这个神庙里面来,由黑巫师组织的人对他们进行残酷的折磨。

        男人倒是还好一点,只是会被毒打,当然,对于普通人而言,这种毒打就是世界上最为惨厉的酷刑。

        黑巫师进化者打人的手段很高明,他们沾染了植物毒液的鞭子,会让被打的人感受到最强烈的痛感,同时又不会丧失生命,如此毒打数日之后,受刑的人心头的怨念就会达到顶点。

        而对于女人,那种刑罚则是更为残酷,她们会被喂下一些药物之后,被那些黑巫师组织中的进化者们不分昼夜的摧残,在这个过程中,施暴的那些人还会不断的刺激她们的精神。

        在进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之后,那些人才会被扔入到祭坛之中等死,用刚才那两个人的话说,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心中充满着怨念,死了之后才会形成那种对他们有用的能量。

        “他们用这种能量干什么?”方逸用神识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没说。”彭斌摇了摇头,说道:“一层一层的看上去,我就不信他们能藏得住什么秘密。”

        神庙是没有窗户的,在神庙的内部,所有的光线都是由墙上点燃的一种浸染在油中的棉芯散发出来的,在离开楼梯口的时候,方逸伸手一弹,黑暗顿时将两人的身形给笼罩住了。

        和一般的楼层不同,神庙内的楼梯并非是直行而上的,上到一层之后,需要去到这一层的另外一端,才有通向上层的楼梯。

        以方逸和彭斌的修为,早就能做到夜视了,是以这一路行去,路上的油灯都被两人给熄灭掉了,两道身影如同这千年古庙中的魂,悄无声息的又来到了通往第三层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和底层相比,第二层住的人要少了一些,习惯于生活在神庙之中的这些人似乎没有走动的习惯,方逸分明听到很多人都是处于清醒状态的,但他们都呆在了隔开的房间之中。

        而且这些人也不全都是进化者,其中有一半的人都只是普通人,就连进化者都发现不了方逸和彭斌,就更不用提这些普通人了,他们这一路几乎就是畅通无阻。

        “还是两个人,速战速决!”

        听了一下楼梯上面的动静,虽然上面的两人没有交谈,但他们的呼吸甚至心跳声,都被彭斌和方逸听得一清二楚,没有丝毫的悬念,两人又被彭斌给解决掉了。

        “一共有九层,咱们速度加快一点。”彭斌在外面就数过了,这神庙层层叠加,到最高处的时候一共是九层,也就是说,彭斌和方逸需要再上六层,才能达到神庙的顶端。

        “好!”

        方逸闻言点了点头,在这神庙之中,到处都充满着一种戾气,而这些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凶煞之气和血腥气味,说明他们没有一个是好东西,毫无知觉的死去,已经算是便宜了他们。

        一路都是释放着神识前行,这一层的事物也都尽数出现在两人的脑海之中,在见到没有什么特别的东西之后,他们又往第四层赶了过去。

        似乎在每一层的楼梯处,都有人把守,而每一层把守的进化者,都要比低一层的修为稍微高了那么一点,但是对于彭斌和方逸而言,他们还是太弱,几乎全都是瞬间就被两人给解决掉了。

        金字塔的结构,使得每上一层,空间就会变得越来越小,到了第五层的时候,就只有两百多平方米大小了,和下面几层不同,这里的气味要好闻了许多,方逸和彭斌也不知道在如此封闭的地方,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使得空气流通的。

        而在六层以上,已经没有人居住了,不大的空间里堆放着一些物体,有一些上面写有文字的兽皮摆在了简陋的桌子上,在上面还有一些很薄有点像是纸张的书卷。

        “他娘的,这些黑巫师,真他娘的是没开化的野人。”

        方逸在没有发出任何声响解决了守护楼梯的两人之后,翻开了一下桌子上的书卷,不过这一看,顿时让方逸变了脸色,口中低骂了一句彭斌经常会说的口头禅。

        “怎么了?这些书有问题?上面写的是什么?”彭斌一脸纳闷的看着方逸,就连他一时半会都无法辨认出书卷上的文字,为何方逸只是看了一下就认出来了?难不成方逸刚好认识这些字?

        “我哪知道这上面写的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方逸摇了摇头,传音道:“但我认识这书卷是用什么做出来的,人皮,这些比较薄的书卷,全都是人皮做的,你说这些进化者有没有人性?”

        方逸跟着余宣学习到了不少古玩杂项的知识,这些知识针对的不单单是国内的古董,还有一些国外比较罕见的收藏品,这其中就包括人皮制品。

        用余宣的话说,虽然千百年来,都有一些嗜好特殊的人,用人皮制作工艺品,但暴露于世间的,却是二战时德国集中营的一个变态女人,被称之为人皮夫人的科赫夫人。

        科赫夫人在集中营的时候,会集合一批囚犯,命令他们脱下上装,凡有纹身者会被带到她那里,在一间屋子内她会精心挑选她喜欢的图案,然后将他们全部处死并割下他们的人皮做成饰品、艺术品。

        在德国战败之后,美军攻入了这个集中营,起初清扫集中营时,那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的“艺术品”并未引起美军太多的注意,等回过神来仔细一看,这才发现,这些钱包、灯罩、书本的封皮全都是人皮缝制而成。

        人皮夫人的下场自然也很凄惨,在被判处了终身监禁之后,她只要一闭上眼睛,就会发现数百个身上有纹身的男女,脸孔流血的向自己索命,最终人皮夫人在监狱用一个床单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        方逸之所以认识人皮制品,却是余宣以前在欧洲做学者访问的时候,曾经从一个收藏家手中换取到一件人皮艺术品,在给方逸讲诉这个历史事件的时候,他把那件人皮艺术品带给方逸上手观察过。

        是以方逸用手一摸那些书卷,就知道是用什么材质制成的,和第一次触及人皮制品时一样,这些东西会让方逸感觉到头皮发麻。



    ? 2015-2018 www.bxwx3.org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