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觉设置:
  • 笔下文学 > 锦衣春秋 > 第六五零章 图上谈兵

    第六五零章 图上谈兵

        居仙殿内金碧辉煌,但太子的语气却满是寒意。

        齐宁心知汉国使团此番想要安然离开东齐,不会是容易的事情,如果此次事件真的导致齐国和汉国的关系破裂,形成敌对关系,这对楚国来说,自然是再好不过的消息。

        但他总觉得其中事情不似表面这般简单。

        “汉国人想要用马陵山来娶走朕的天香。”东齐国君目光深邃,冷笑道:“朕岂会拿朕的公主做此等交易?”他语气凛然,倒是让齐宁大感意外,前番在大殿之上,北汉使团提出要割让马陵山,齐宁可是亲眼瞧见这位东齐国君神采奕奕。

        “君上,恕外臣冒昧。”齐宁拱手道:“今日太子殿下去往驿馆,外臣曾说要将此行的结果上折子快马传回建邺,殿下劝臣不必心急,君上尚未做出最后决定,所以......!”

        东齐国君微微颔首,道:“朕明白你的意思。锦衣候,朕将公主送往楚国,你们楚国是否会立刻册封天香为皇后?”

        齐宁起身来,恭敬道:“回禀君上,朕可以拿锦衣齐家的名誉担保,迎娶天香公主,并非儿戏,外臣临来之前,皇上再次叮嘱,要与齐国永结盟好,还说此番求亲无论成败,我楚国都要与齐国和睦相处,如果君上割爱,让天香公主嫁入我大楚,便是我大楚举国盛事,皇上会立刻册封公主为皇后。”

        东齐国君略带一丝微笑道:“锦衣候,朕相信你们楚国是真心实意,朕已经决定,答允了你们楚国,让天香去楚国结为姻亲之好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虽然隐隐有些预料,但东齐国君亲口说出来,还是让他禁不住有几分欢喜。

        齐宁穿越来到这个世界,阴差阳错成为楚国的锦衣候爷,一开始进京只是为了能够借助锦衣侯府的势力找寻小蝶,但小蝶中途却被人所劫走,下落不明,形迹难寻,而锦衣侯府却是面临着极大的危机。

        本来锦衣侯府的危机与他倒也不相干,可是一想到一旦锦衣侯府衰落,顾清菡也必将落得凄惨下场,却也是为了顾清菡才留在锦衣侯府,此后竟发现楚国新君竟是相识,而新君登基,手头上没有几个亲信之人,对他却是大为器重,齐宁对小皇帝的才干也是颇为赞赏,而锦衣侯府的兴衰,直接与小皇帝的兴衰息息相干,那时候便知道,保住小皇帝,也就等若保住了锦衣侯府。

        他既然看透其中的利害,自然是竭力帮助小皇帝坐稳龙椅,此番出使东齐,可说是肩负重任,对小皇帝的势力壮大来说,这是极其关键的一步棋,齐宁出使之前,就暗下决心定要全力以赴达成小皇帝的心愿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也很清楚,一旦接下这担子,有进无退,若是失利,朝中那两股力量定会借题发挥,将矛头对准锦衣齐家,此刻听到东齐皇帝亲口约诺,一颗石头终于落地,但他本就不是喜怒形于色之人,拱手道:“外臣多谢君上赐婚,我主万岁若是知晓,定会欢喜,外臣今日便快马传书,向皇上上折子。”

        太子笑道:“锦衣候,本宫就说过,凡事不可操之过急。父皇圣明,岂能不知北汉人两面三刀,对他们的话,我们齐国是从不会相信的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笑道:“殿下所言极是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只是北汉人此番行刺父皇,罪大恶极,若是不给他们一点小小的教训,他只当我大齐无人。”太子转向东齐国君,肃然道:“父皇,儿臣请命,定要给北汉人一个教训。”

        东齐国君端杯道:“你准备怎么做?”

        “北汉人不是说要割让马陵山吗?”太子冷笑道:“我大齐不必要他割让,我大齐精兵强将,便算是自己去取,那也不是难事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心下一凛,东齐国君却已经道:“太子,北汉人虽然阴险,但他们兵多将广,并非我大齐所能相比。你年轻太轻,不可意气用事。”

        太子却是笑道:“父皇,您莫忘记,今次天香去往楚国,自今而后,我大齐与楚国便是姻亲之国。多少年来,汉国人不但对我大齐虎视眈眈,亦是一直窥伺着楚国的辽阔疆土,妄图雄霸天下,秦淮大战,多少楚国百姓流离失所,又有多少楚国将士战死沙场,儿臣觉得,楚国对汉国的仇恨,断然不会忘记。”说话之时,却是看着齐宁。

        齐宁微笑颔首,道:“汉国野心勃勃,楚国自然是不能任由他们欺凌。”

        太子肃然道:“贵国在秦淮大战之中,失去了淮河以北两郡之地,难道贵国不想将它们夺回来?当年锦衣老侯爷神兵无敌,夺下了淮北两郡,如今却被汉国人所占据,这不但是楚国的仇怨,更是锦衣齐家的仇怨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此时却隐隐明白了什么,却也是一脸肃然道:“殿下所言极是,淮北两郡丢失,确实是我楚国之痛。”

        太子看了东齐国君一眼,笑道:“既然你我两国结盟,自然要让北汉人瞧瞧你我两国联手的实力。如果我们齐国夺下马岭山,而贵国能够将淮北两郡重新夺回,这对北汉必将是重重的打击,此后北汉必也不会太过张狂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这时候终于清楚,东齐国君今夜设宴,竟是要与自己谋划两国联兵攻打汉国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大感吃惊,却更是疑惑,瞧太子眼中闪烁光彩,明显是对联兵攻汉兴趣盎然,但这种兴趣却又从何而来?

        齐宁当然不相信这是齐国想要报复汉国谋划的刺杀事件。

        东齐国君当然知道赤丹媚为何会入宫行刺,当年原太子府唯一的生还者就是赤丹媚,被白云岛主带去白云岛,东齐国君那时候并未登基,即使登基,也未必敢于白云岛主针锋相对,所以这些年来,他对赤丹媚的存在一定是提心吊胆。

        当日的行刺,若说是赤丹媚入宫行刺,还不如说是东齐国君设下陷阱诱捕赤丹媚,否则白云岛杀亡二奴又怎可能装扮成太监护卫在东齐国君身侧,那只能说明东齐国君已经知晓赤丹媚即将动手。

        他既知赤丹媚欲杀他而甘心,当然也知道那天的刺杀事件,北汉使团只是背了一个大大的黑锅。

        今日这东齐国君父子联手演戏,搞得就像是真的因为北汉卷入刺杀事件,所以才对北汉恨之入骨。

    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刺杀,齐宁却又想不明白他们为何在这短短时日便态度大变,从一开始已经准备和北汉结亲,转眼间却又变成准备联手楚国攻打北汉,这等行径宛若儿戏,但齐宁知道以这对父子的智商,绝对不可能做出如此儿戏之事。

        齐国要攻打北汉,当然是让齐宁大感意外。

        齐国的国策,一直都是间于汉楚,平衡两大强国,在夹缝之中苟延残喘,如今却蠢蠢欲动,竟要联合楚国攻汉,齐宁断定这必定是发生了极其重大的事件,否则如果齐国想要联合楚国攻汉,这么多年来随时都有机会,楚国对此是求之不得,齐国却又为何等到今天才会有这样的打算?

        太子看到齐宁微有错愕之色,与东齐国君对视一眼,忽地拍了拍手,便见到两名太监匆匆出来,太子做了个手势,齐宁却瞧见这两名太监打开了一副用丝帛制作而成的画卷,太子已经起身,走到画卷前,笑道:“锦衣候不如过来看看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起身过去,这时候看清楚,那上面竟豁然是一幅地图,他只扫了一眼,便认出是当今天下的地理图,汉楚齐三国的地理版图尽皆跃然丝帛之上,不过地图的标记不算太细致,特别是汉国与楚国的许多地方,关隘险关俱末标识出来,整幅地图只是将当今之世的大概地理勾勒出来。

        “锦衣候,这是你们楚国曾经在淮北占据的巨阳郡和陈郡。”太子接过边上一人递过来的一根竹棍,点着地图上一处地方道:“当年这两郡在你们楚国手中,就如同一把匕首,顶在北汉的腹间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这时候却是看得明白,那巨阳郡和陈郡俱在淮北地区,果然是突进入汉国的版图之内,只见到太子移动竹棍,向东北方向移过去,点住一处:“这里是马岭山,锦衣候,你仔细瞧瞧,这两处地方,是否成掎角之势?”

        齐宁扫了一眼,微微颔首,太子笑道:“在陈郡到马陵山中间这片区域,是汉国的城父和定陶两郡,一旦楚国重新夺回巨阳和陈郡,我齐国拿下马陵山,那么城父和定陶两郡就是瓮中之鳖,可以轻而易举地将其拿下,这样一来,只要战事顺利,我们至少可以夺下北汉五郡之地,汉国必将势力大衰。”

        齐宁微微颔首,道:“殿下,楚国一直想要重夺淮北两郡,但如今的形势有些不同。齐国攻打马陵山,途中并无太大的阻碍,硬骨头就在马陵山,以齐国的实力,要扫平从齐国通往马陵山沿途各县,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。但我们要打到淮北,中间却是隔着一条淮河,如今北汉人夺下淮北两郡之后,我们在淮北并无立足之地,两军对峙于淮河,想要轻易突破过去,并不容易。”

        东齐国君只是自行饮酒,看上去异常淡定,并不多说话,太子却是将竹棍丢给边上的太监,含笑道:“锦衣候,你莫忘记,淮河对我们齐国来说,就如同自家后院的水池子,东齐水师要协助楚军夺去淮河北岸的滩头,易如反掌!”



    ? 2015-2018 www.bxwx3.org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