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视觉设置:
  • 笔下文学 > 超级基因优化液 >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女人 眼睛

  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女人 眼睛

        秦子墨是个沉默的中年男人,他目光阴沉,颧骨极高,头发总是乱糟糟的样子,好像刚从被窝里爬出来一样。

        夏凡和秦子墨离开老爹的家,乘坐电梯来到楼下,走出小区,然后沿着那个瘸子离开的方向,在寂静无人的黑夜里并排走着。

        “你发现了凶手的味道?”秦子墨好奇的问夏凡。

        夏凡摇了摇头,“老爹那层楼里有十二户人家,住了老老少少几十口人,就算我有嗅觉方面的超能力,也很难在这么复杂的环境下,发现凶手身上的味道啊。”

        秦子墨不解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寻找凶手?他已经离开一个多小时,早就不知道去哪了。”

        夏凡微微一笑,伸出手臂,当即便有两只藏在黑暗中的小耗子,爬上了他的肩膀,“当然是靠他们了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这些小家伙,他们聪明,善于隐藏,只要稍稍给他们一些好处,小家伙们就会提供我们所需要的情报。”

        秦子墨一阵无语,他并不习惯夏凡把耗子称为小家伙们,在几乎所有人看来,耗子都是身上携带大量病菌,肮脏,令人恶心,需要远远躲开的存在。

        吱吱~

        两只小耗子叽叽喳喳的发出声音,吃了夏凡从老爹那里带来抹了糖霜的坚果,仿佛在和夏凡交流着什么。

        秦子墨也从楚妍那里听说过,夏凡会控制不止一种动物,但他最善于控制的,就是耗子。

        一路上,夏凡不停用口哨招呼住在周围的耗子们,向他们打听有没有看到一个瘸子,大约过了四十分钟后,夏凡和秦子墨便来到了海边的一处观景码头。

        “找到凶手了吗?”秦子墨问夏凡。

        “没有,小家伙们虽然隐藏的很好,但他们活动区域有限,从约莫两公里外开始,我们就失去了目标。”夏凡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“可惜啊。”秦子墨皱眉,耸了耸肩。

        夏凡抬了抬下巴,笑着说道:“是挺可惜的,但你不觉得码头上那对母女很奇怪吗?”

        低头看了一眼时间,夏凡淡淡说道:“已经是凌晨一点三十五分了。”

        听夏凡这么说,秦子墨便抬头望向码头。

        渔人码头是这座城市一处还算知名的景点,海岸的浪比较急,不断拍向灰色岩石堆砌成的码头,发出轰隆隆的声音,溅起白色的水花足有几米高。

        码头尽头是一座灯塔,灯塔下是供游客休息和进食的海景餐厅。

        此刻已是凌晨,餐厅的灯光早已熄灭,但是在临近海边的一张长椅上,却坐着一对母女。

        从背影来看,母亲颇显消瘦,女儿扎着两只调皮的小辫,辫子上有红色蝴蝶结,她可能是困了,依偎在母亲的怀里。

        “是挺奇怪的。”秦子墨说道:“深更半夜却不睡觉,带着孩子来这种地方,但我们要找的不是她们,而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男性瘸子,或许她们是无家可归的可怜人吧。”

        夏凡摇了摇头,“母亲穿的是驼羊绒风衣,这样的高档货色至少也要几万块联盟元,她们或许可怜,但绝不是因为没有地方住才呆在这里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反正线索已经断了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

        秦子墨一怔,轻轻点了一下头,心中因为自己的观察能力比不过夏凡而懊恼。

        他们俩溜达着来到那对母女近前,绕过长椅,来到她们正面。

        深夜里,母亲竟然带着一副巨大的黑色墨镜,更诡异的是,那个不过五六岁的小女孩,和她的母亲一样,也用一副黑色墨镜遮住了半张脸。

        夏凡忽然想起了梁法拉,那位给老爹制造了很大麻烦的讨厌家伙,他也是长期带着巨大墨镜,无论是在白天还是黑夜,室内还是室外,夏凡没有一次见他将墨镜摘下来过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这个时间,梁法拉和他的临时调查组应该还在局里忙碌着吧?”夏凡在心里悄悄的想着。

        秦子墨暗中碰了一下夏凡的手臂,而后皱起眉,对这母女说道:“我们是特勤局的调查员,这么晚了您还不回家,是不是需要帮助?”

        那个消瘦,带着墨镜的女人抬起头,透过黑色镜片看了看夏凡和秦子墨,忽然,她的嘴角轻轻上扬,扬起一抹在夏凡看来很诡异的弧度,这种表情似乎说明,女人认识自己和秦子墨。

        “哦,真是很抱歉,给二位添麻烦了。”女人很有修养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话音落,她抬起右手,用纤细的手指轻轻将墨镜向下一拉。

        刹那间,夏凡和秦子墨完全呆住了。

        天哪,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,夏凡感觉到自己身边的秦子墨,他的身体在不由自主的颤抖...

        ......

        一桶冰冷的海水从天而降,带着咸腥味,冲在夏凡的脑袋上,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,从失神的状态中醒来。

        睁开眼睛,夏凡看到了楚妍,她手里提着一只空桶,在楚妍身边是邓恩,夏凡明明记得,在老爹家并没有见到他,也不知神出鬼没的邓恩是什么时候突然冒出来的。

        夏凡身边的秦子墨也没有好多少,同样被淋成了落汤鸡,两个人目光相对,同时苦笑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“被那个女人给耍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。”

        “如果是凶手,她为什么没有趁机杀了我们呢?”

    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        夏凡和秦子墨两个人一问一答,让楚妍怒不可遏,她冲二人喊道:“你们到底是怎么了!?像两个傻瓜一样坐在这张椅子上,幸好邓恩发现了你们,否则你们俩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?”

        夏凡笑了笑,用手抓湿淋淋的头发,“妍姐,能不能小声一些,我现在脑仁疼。”

        眼角一瞥,夏凡忽然看到邓恩手里的牛皮纸信封,竟然和午夜前老爹收到的那个信封一模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老邓,你手里的是什么?”秦子墨也发现了信封,急忙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发现你们的时候信封就在你们俩中间,我还没有来得及打开。”邓恩说道。

        秦子墨马上对夏凡使了一个眼色,夏凡伸手,将信封要过来,放在鼻子跟前用力吸了一口气,而后闭起眼睛。

        “有那个女人的味道。”

        “打开看一看。”

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    秦子墨和夏凡又自说自话了起来,楚妍在一旁干着急,她不知道秦子墨和夏凡究竟遇到了什么古怪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信封被打开了,里面是一张照片,吴杰家客厅墙壁的照片。

        呼~

        所有人同时倒吸一口凉气,这正是他们寻找多时的证据,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?

        只见客厅的墙壁上,被人用红色水性笔写了一行字。

        “阿丽亚娜号,五千四百九十三条性命,血债血偿。”

        秦子墨感觉喉头一阵发甜,心脏加速,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!

        又是阿丽亚娜号,由于军方行动失败导致的那场惨案,正是吴杰一家五口被杀的原因!

        忽然,就在众人惊愕的时候,夏凡轻轻摇了摇头说道:“不对。”

    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?”

        “六年前,阿丽亚娜号惨案,船上共有五千四百八十二名乘客和机组人员,再加上军方十二人行动小组,一共是五千四百九十四人遇难,而这墙上写的遇难者数字,少了一个人。”夏凡抬起头,认真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......

        回到老爹家里的时候,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四点了,秦子墨和夏凡在海边像傻瓜一样坐了一个多小时时间,期间没有任何察觉。

        楚妍已经提前打电话告诉老爹他们俩遭遇,所以当夏凡进入老爹家客厅的时候,老爹并没有问为什么他和秦子墨会变成落汤鸡,而是将一份刚刚打印出来,还带着些许温度的资料,交到夏凡的手里。

        夏凡翻开资料查看,陈晨叹了一口气,在旁边说道:“原来这并不是第一起谋杀案,负责阿丽亚娜号行动的情报官布雷尔,技术官斯特朗,都已经被杀了,时间分别是半年前和三个月前,吴杰是整个连环杀人案中的第三个受害者。”

        夏凡手中的资料,正是布雷尔和斯特朗被杀的报告,不知道陈晨是从哪里搞来的,夏凡觉得,应该是老爹动用了自己在总局的关系。

        放下资料,夏凡说道:“根据吴杰家客厅墙壁上凶手的留言,显然她并不认为阿丽亚娜号惨案是一起事故,所以才进行了疯狂的报复。”

        “按照这个线索推理下去,接下来还会有更多受害人,至少行动总指挥和事故调查员,这两个人会是凶手的主要目标。”

        “原因很简单,吴杰这个现场指挥官是得到总指挥命令才开始行动的,而事故调查员负责得出结论,凶手觉得阿丽亚娜惨案不是事故,一定恨死这两个人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们只要提前找到这两个人,就可以阻止凶手继续行凶。”

        “巧了。”陈晨神秘的一笑,拿出另外一张名单递给夏凡,“总指挥和调查员如今都在布列尼亚,其中那位调查员,我们还认识他呢。”

        夏凡微微一怔,接过陈晨整理的名单一看,在事故调查员一栏的名字,赫然写着梁法拉三个字。

        “竟然是他!?”夏凡的确没有想到,梁法拉竟然就是认定阿丽亚娜惨案是一场意外事故的调查员!

        大脑在高速运转,一个令夏凡无比震惊的念头快速形成。

        “把军方十二人行动小组的成员名单给我。”夏凡快速说道。

        陈晨从文件堆里抽出一张纸,递给夏凡。

        夏凡用手指在名单上挨个指下去,当指到其中一个名字的时候,夏凡的手指停了下来,不自觉的轻轻吹了一个口哨,而后抬起头,目光炙热的看着老爹。

        “老爹,我想我已经知道真相了。”夏凡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你说说看。”

        “现在还不能说,我们要立即回局里一趟,再见梁法拉一面。”夏凡认真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现在是凌晨四点啊。”陈晨打了一个哈欠,看着自己的手表。

        “专案组不会休息的,因为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,根据资料上的显示,阿丽亚娜惨案的总指挥,退休中将张启超,今天八十大寿,如果我是凶手,就绝不会放过这个机会。”

        “根据我对凶手的判断,要吴杰,张启超这些人死,只是一个次要的结果,她更希望真相被公之于众,所以她才主动送来了关于阿丽亚娜惨案的资料,又在我和秦子墨找到她的时候放过了我们,留下那张照片。”

        “假设我们不尽快阻止,今晚,就是张启超中将的死期。”

        听完夏凡的话,老爹微微点了点头,他的眼睛里重新焕发出明亮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“说到你和秦子墨遇见凶手,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      秦子墨和夏凡互相看了看,秦子墨压低声音说道:“老爹,那个女人的眼睛太特别了,像是恶魔的眼睛,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,老爹你了解我,能让我感到害怕的东西并不多,但说实话,我绝不想再碰到那个女人,我和夏凡能够活着回来,纯属侥幸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还是按照夏凡说的做吧,否则一切就都晚了。”



    ? 2015-2018 www.bxwx3.org,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